花了些时间阅读了 ZStack 中 Cloudbus 部分的代码,蛮有意思的,如果周末有兴致的话,“写给 OpenStacker 的 ZStack 指南”可以继续写起来了。好久没有对外发些认真的技术文,希望这篇能发出来,改变业内对我一直在做 OpenStack 的刻板印象。

其实做什么真的重要吗?我是真觉得 OpenStack 没救了吗?恐怕不然,我离职的时候很认真的考虑过期权行权的事,可惜行权价太高加之之前的前辈们几乎没有行权的所以也作罢了,不然哪怕留点做纪念也好。理论上讲,期权拿满按公司最高股价卖掉,这次离职我是有三百多万的损失的。哇,算一下感觉还蛮多的。

可惜是纸面财富,没有什么卵用。

但抛开纸面财富,无论公司还是老板,其实待我都很好。

在前公司作为所剩无几的老员工,我深知这家公司这么多年走过来也多不容易,高层巨变、公司分裂、业务进展坎坷、产品多次转型、管理混乱、资金紧张……
一家公司能遇到的几乎各种困难我们几乎都遇到过了;融资、在业界树立名声、获得第一个客户、从一个十几人的小队伍逐步增长到一个一百多人的公司,一个创业公司前期能期许的几乎各种愿望我们几乎都实现了。

这一笔宝贵的财富,我想我这几年没有白白度过。

但是到去年年底,无论是因为家庭原因、个人原因还是公司原因,我不知为何越来越觉得于公司格格不入了。

换而言之,坐在工位上就感到难受,不知道做什么,不知道给团队安排什么任务。

每天看起来还是很忙的,有时要接待合作伙伴各种总、有时要和客户讲技术优势和方案、有时帮其他团队解决各种问题,稍有时间,还要管着自己带着的团队。

十几个同事汇报给我,每天像嗷嗷待哺的雏鸟,看到他们我就觉得很惶恐,我应该安排他们做什么?如何避免计划被打断?如何能向其他部门说明我们的工作的价值?如何向老板要钱激励大家?如何让那位有离职欲望的同事安定下来?

他们汇报给我,我对他们负责,那么谁对我负责呢?

2015年、2016年公司接连在高层、产品上发生各种剧变,最痛苦的莫过我们这些中层 manager,不知道公司产品、市场如何发展,但要硬着头皮制定目标、为团队留人,就像捧着一个滚烫的红薯跑步,脚步不敢停,手也不敢放,只有心里自己安慰自己,未来会好的,这么久我们都过来了,还怕什么呢。

可随着步伐越来越沉重,前面的景色还是模糊不清,这时我还知道了公司的高层即将再一次剧变。

说真的松了口气。

老板很赏识我,我的个人能力、业界的名气,说实话与老板对我的重视绝对有着巨大的关系,我这样一个朴实到灵魂散发着香气的男生,很难割舍这一段知遇之恩,得知高层即将变化,我只觉得自己终于不用硬撑下去了,可以放心的离职了。

我早就知道这个世界上没有 flag,换句话说,我们心中总想着等到…… 我就怎么怎么往往是自我欺骗的笑话。

我也这么麻痹自己,无论公司要上市了,还是要倒闭了,我希望等到一个结果。

还是太年轻了,很多事情或者没有结果,或者有结果但是都蕴含在看似波澜不惊的生活中,只有你自己猛的一睁眼,才发现结果已经慢慢过去了很久,只有你站立在你想象的世界里,感觉身边的一切都是假的。

一家经过数轮融资,在业界细分市场有着颇为重要的市场价值的公司,哪有那么容易有一个结果?就像人一样,大部分人,这一辈子既无法成功到为大多数人所知,也无法失败到能够写到思想品德课本,偶尔能让亲友在公众媒体看到就很激动了,慢慢老去,慢慢失去当初的雄心壮志,慢慢不再喊星辰大海,想起创业之初的热血与斗志,只会带着一丝仿佛对世事看穿般的玩世不恭,暗自道一句,幼稚。

我爱这个世界,我也希望能让自己给我所熟悉的领域带来一点点改变。很多人嘲笑博士念书几十年,最终只能给人类的知识领域带来不及沧海一栗的进步,简直是蚍蜉撼树。

我却好欣赏。

虽然我是一个大龄理科生,但如果看到蚍蜉撼树,看到精卫填海,看到夸父逐日,看到飞蛾扑火,我还抑制不住自己的向往,如果这就是年轻的话,我多么希望我能一直这么年轻下去。大概所有人都会被生活所打败,而我也并不是一个能够独立于世俗的什么阮籍嵇康之辈,但当我年老之时,想起年轻时种种冲动,我觉得我会没有虚度光阴,就像我现在回忆在上家的这几年一样。

我为能给人带来帮助而快乐,我为没有能给客户提供物有所值的服务而沮丧,我觉得人应该站着赚钱。

老板找我谈了很久很多次,但我内心也已经早拿好了主意,和家人去日本玩了一圈后匆匆收拾行李逃也似的迁到了上海,我不知道我应该做什么,我也不知道怎么做是对的,但我觉得需要改变,先做一些让自己觉得有价值能收获满足的事情开始。

目前在的公司很有趣,我没事时偶尔还可以玩玩摄影玩玩无人机,我觉得挺满足的。

一周多前更新了 Linkedin,收到一些个赞,我一边推测他们在按下 Congrats 下心里怎么想,一边回复一个谢谢回去。

去年 12 月某一天老板和我讲,我觉得你现在走太可惜了,再待一段时间,你的期权会可以获得一些有益的变化,title 应该可以做到 director。我没有回复,敷衍了过去

2017 年的一天,在新公司我问老板,我可能得印一些名片,印什么 title 好?新老板说,你自己看吧,要不网络研发总监?

2017 年,在一家新的云计算公司,重新做网络。

我就是喜欢这种重新上路的感觉。

Comments are closed.

Post Navigation